简体中文
English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服务范围 质量保证 资费标准 招贤纳仕 联系我们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章含之女士谈翻译

曾任毛泽东翻译的章含之女士,近日受解放日报报业集团邀请,在“文化讲坛”讲述了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重要性。

尼克松访华的时候,我们一个很大的胜利是都用了我们的翻译。外方有翻译,但当时我们认为美国人懂什么中文,所以就坚持翻译都要用中方的。美国人同意用我们的翻
译,他们带的翻译就坐在后面旁听。

有一天谈判的时候,尼克松讲了一句话,拿中文来说就是:“我认为我们美国和中国在国际事务当中的利益上是parallel(中文意思为‘平行’)。”当时不是我翻的,是另外一位翻译。我们的翻译就翻了:“我认为我们两国之间的利益是平行的。”

这样翻译一点都没错。可是,尼克松的翻译弗里曼突然说:“总理阁下,我能不能作一点评论?”总理就很奇怪,说:“好啊,你有什么评论?”弗里曼说:“我认为贵方的翻译刚才翻得不够确切。”

总理也懂英文,“怎么不确切?”弗里曼说:“贵国翻译把我们总统的话翻成‘我们两国的利益是平行的’,‘平行’这个词在中文里的意思是永远不相遇的,就像是双杠,双杠永远是两条杠子,永远不会碰在一起的。我们总统的意思是,虽然是不同的目标,不同的方向,但是最终是有共同点的,所以用‘平行’这个词不合适。”周总理很有兴趣,“那按你说应该怎么翻?”我当时在旁边也想不出来。结果他说:“如果我来翻的话,我会说我们总统的意思是我们两国的利益是殊途同归的。我们是从不同的地方出发,最后汇集到一起。”

为什么我们的翻译就不会用“殊途同归”这样的词呢?我觉得就是因为缺少我们自己文化底蕴的东西。“平行”是很简单的词语,初中生学英文也会说“平行”,但是要翻出“殊途同归”,没有经过一定的文化训练,可能就翻不出来。这件事情当时让我们中国的翻译挺受刺激的,因为本来我们特别自豪用我们自己的翻译,结果被一个美国翻译当头给了一棒。

后来过了两天,到了上海,发表了《上海公报》,这是一个里程碑,是中美两国破冰的里程碑。那天晚宴上,大家都非常高兴。周总理对美国的翻译说,你在什么地方学的中文?结果他说在台湾。总理当时就很感慨,对着我们这些翻译说,“你们看看台湾地区,把中华文化传统保持得要比大陆的好。”这事给我们的刺激特别大。后来,周总理就对翻译说,“章含之的父亲章士钊是位大学问家,82岁完成一部巨著《柳文指要》,我现在让她(指我)送你一套。”周总理又说,“我想她看不懂她父亲的东西,你看得懂。”总理给我当头一棒。

今天我在这里,这是第一次有机会能把这些话说出来。多少年来这是我心头的缺憾,但是这时候已经很难弥补了。想补的时候,我父亲已是九十多岁了,不可能再让他教我了,我也太忙了,失去的时间已经是不可弥补了。所以我说没有失去时间的年轻人,一定要抓紧时间。(章含之)

来源:文摘报

 
上篇文章: Google翻译升级,功能更加强大
下篇文章: 邯郸八旬老人赋诗奥运 南开日语教授义务翻译
 
 
  关于我们  |  服务范围  |  质量保证  |  资费标准  |  招贤纳士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
版权所有:北京言泉翻译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56820号
联系电话:18810883872--(24小时) 传真号码:(010)-53515813